网站地图 设为首页  天气 [简体]  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宜台情缘
网络会议
登录名:
密  码:
  宜台情缘
台湾女人
点击次数:960  作者:邓莉  来源:宜都市  责任编辑:dl  发表时间:2013-11-28 09:15:30

     最早感知台湾,是源于小学老师的教诲。从此知道不是江、也不是河,一池清水可以叫做潭,“日月潭”一个好听而别致的名字深深地印在我童年的记忆里。最早对于台湾人的了解,是源于书本。在那个娱乐匮乏的年代,没有什么比书籍更能抚慰心灵。 

 
  “认识”琼瑶正值初中。那是一个孤单而闷热的暑假,我随爸妈搬离了生活十多年的地方,来到陌生的宜都,暂住在外婆家拥挤、狭小的老房子里。那是宜都街上早期的“四合院”,狭窄的过道,氤氲的炊烟、铺着石板的天井以及热心的邻居。 
 
  爸妈忙于生计,无暇顾及于我。看懒了江边晨起晚落的风景,我开始变得无所事事。一天,在爷爷日常习字的木制阁楼的里,我无意翻到一本厚厚的小说集,随手打开,便象误入桃花源的武陵渔人,瞬间坠入一个陌生而美妙世界。 
 
  那里充满了美好而富有诗意的文章,《窗外》、《剪剪风》、《几度夕阳红》、《在水一方》、《庭院深深》、《聚散两依依》;那里上演着一场场明明相爱却难相守,满是矛盾悲伤、令人千回百转的爱情故事;那里的男子永远风度翩翩、热情执着,那里的女子永远有着良好的家世和美丽的容颜。会有这样的爱情?会有这样的男女?在那个闷热的夏天、在那个无人问津的小阁楼里,我一遍遍独自咀嚼着书中的诗词文字,感受着书中人物的悲喜哀愁。也是那个夏天,我知道在遥远的台湾,有一个能将爱情写进人心、刻进骨髓的优雅女子叫“琼瑶”。琼瑶编织的浪漫爱情故事伴我度过了懵懂的中学时代。 
 
  “认识”三毛,已是大学。那时学校在城郊,除了一家挨着一家、我们这帮穷学生所无力消费的野味餐馆,就是屏风般连绵不绝、半高的山峰,外出逛街极不方便。远离父母的我,便将大把的时间与精力托付给了校园后面的大山,以及床上各种途径弄来的小说。回想起自己这几十年来读过的所有小说,应该都是在那寂寞的三年。 
 
  无论古今、也无论流派,但凡流行或经典的小说都能在校园里找到。没课的时候,一个人拢上蚊帐、静静地躺在床上,进入小说里的世界,听嬉笑怒骂、看悲欢离合。 
 
  于是有幸拜读了曹雪芹、钱钟书、贾平凹、陈忠实等一批国内文学大师的作品;也愉悦地拜读了川端康成、玛格丽特、大仲马以及夏洛蒂.勃朗特等一批国外知名作家的作品。也正是这其间,我“结识”了台湾的另外一位传奇女作家--三毛。 
 
  《撒哈拉的故事》是我接触到的三毛的第一部作品,也是三毛最脍炙人口的作品。 因为一本地理杂志的吸引,三毛背着行囊与荷西走进了荒凉单调的撒哈拉沙漠,在沙漠中寻找感受生活的真善美。 
 
  一个个接连的小故事,就如同一张张黑白照片,记录了在撒哈拉,那片令人神往而又有所畏惧的土地上所发生的故事。我脑中常常会浮现三毛与撒哈拉居民其乐融融的景象,也会想到荷西因为寻找一块化石而身陷沼泽的画面,还有三毛骗荷西粉丝是由雨丝做的时候那种由心而生的爱。书中那群天真活泼、爱到三毛家“上课”的撒哈拉女孩,三毛为了体验撒哈拉的澡堂而遭人取笑的可爱经历,夜晚在沙漠露营处谈论神秘鬼怪的离奇故事。三毛用最朴实的语言让我们看到了撒哈拉居民的淳朴,感受到了撒哈拉沙漠中身遇歹徒的惊险,也更让我们体会到了她与荷西浪漫远走天涯的潇洒。在三毛细腻、清新而风趣的文字里,我感受到人性的美好。原来一个女人可以无谓财富、无谓将来那样随性的生活。 
 
  后来陆续读了《哭泣的骆驼》、《梦里花落知多少》、《送你一匹马》、《我的宝贝》等系列丛书。但自从荷西走后,三毛的文字里再也找不到从前的灵动与幸福。再后来,三毛用一种决绝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留给我们的,除了缅怀,还有对青春的记忆。(邓莉)

鄂公网安备 4205020200016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