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地图 设为首页  天气 [简体]  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宜台情缘
网络会议
登录名:
密  码:
  宜台情缘
渐渐消散的乡愁
点击次数:958  作者:张祖华  来源:宜都市  责任编辑:dl  发表时间:2013-11-28 09:30:26

     宜都市台办举办笔会,主题是写一写两岸情、一家亲,我没去过台湾,一时不知从哪里下笔,过了很久,不巧近日出差去了一趟福建,不想情动于中,下笔为文。 

 
  我一度去过厦门,在厦门,我曾站在郑成功巨大的雕像边,凝望海峡。我一度去过泉州,在泉州围头,离台湾最近的地方,我站在施琅巨大的雕像边,凝望海峡。在几百年的历史的时光中,收复台湾的民族英雄都会受到无数炎黄子孙的景仰和尊敬。郑成功赶走殖民者荷兰人,收复台湾。施琅在康乾盛世时从郑成功后人手中收复了台湾,康乾盛世时,中国的版图达到了历史的空前,那时的中国还处在世界的前列。我凝视海峡,怀想英雄,我景仰他们,那是热血的凝望,历史的功绩。 
 
  几百年后,面对世界发展洪流,僵化的体制束缚了生产力的发展,束缚了中华民族前进的脚步,落后就要挨打,台湾也被日本占领。当我们捧起闻一多先生一九二五年三月在纽约创作出的七子之歌,再一次诵读—— 
 
  台湾 我们是东海捧出的珍珠一串 
 
  琉球是我的群弟 
 
  我就是台湾 
 
  我胸中还氤氲着郑氏的英魂 
 
  精忠的赤血点染了我的家传 
 
  母亲 酷炎的夏日要晒死我了 
 
  赐我个号令 
 
  我还能背城一战。 
 
  母亲 我要回来 
 
  母亲! 
 
  在诗中,先生以拟人的手法,将我国当时被列强掠去的七处“失地”比作远离母亲的七个孩子,哭诉他们受尽异族欺凌、渴望回到母亲怀抱的强烈情感。诗歌抒发着对祖国的怀念和赞美,表达着对帝国主义列强的诅咒。在大洋的彼岸,先生字字血泪,那是呐喊,那是热血,那就是真正的诗人,心中充满了极致的爱与恨。 
 
  再后来,台湾重新回到中华民族的手中。然而两岸相望,海峡相隔,大陆台湾数十年不通往来,余光中先生的诗写出了一个时代的乡愁—— 
 
 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 
 
 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 
 
 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 
 
 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 
 
 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 
 
 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 
 
 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 
 
 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 
 
  《乡愁》是余光中先生一九七一年在台北思念故土时创作的,问世后广为流传,入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教科书,有众多作曲家为这首美丽的诗篇谱曲。多少次,我们在课堂上赏析。 
 
  二00三年,余光中就踏上了回乡的路,回到福建永春故居圆满地完成了“寻根之旅”。二00四年他又多次回泉州交流,看到家乡日新月异的发展成就,真切地感受到两岸同胞渴望和平的深情,此次在《乡愁》原诗之后新增了一段——而未来,乡愁是一条长长的桥梁,你去那头,我来这头。完整版《乡愁》,再次引起了广泛共鸣,表达了先生对海峡两岸交流的美好祝愿。 
 
  前不久,因出差到了泉州围头村,这是大陆距离金门最近的渔村,两地相距仅五点二海里。五十五年前,金门和围头均成为震惊世界的“八·二三”炮战的战场。 
 
  渔村有个“八·二三”炮战纪念公园,我们走在地下通道,地道里的音响中,响着隆隆的炮声,这里曾经是“炮战第一村”,曾经的“战地小老虎”——今年七十多岁的围头老兵洪建财回忆当年:一九五八年八月二十三日下午十七时许,我们正要从村里的毓秀楼出发去阵地,没想到刚出门,炮就打下来了。五十五年前炮火纷飞的两岸对战,是两岸老兵难以抹灭的记忆。战争发生后,很多人都顾不上民间的婚嫁风俗,有时结婚时炮弹打下来,新娘在轿子里就直接跳下来,脱了鞋子跑进防空洞。围头村落下五万多发炮弹,整个村子被打得没有一栋完整的房子。至今在村里,仍可清晰可见当年炮战留下的累累弹痕;围头的土地下,更埋着无数弹壳。 
 
  围头和金门的炮战,经历了从“白天打,晚上也打”到打打停停,再到“单(日)打双(日)不打”。直到一九七九年元旦大陆发表《告台湾同胞书》,两地关系的坚冰开始解冻。如今,硝烟散去,这里是通婚第一村。洪建财在村里开办贸易公司,主要做与台湾贸易往来的生意;金门的欧阳彦木也买了一艘船,专门到围头港等地收购农产品、农副产品,运回金门,转卖往台湾。两人成为最早的商业合作伙伴。欧阳彦木还为洪建财“带来”了金门女婿。当时随他们的船到大陆旅游探亲的人很多,陈应超就是其中一个。他们在围头时就住在洪建财家,陈应超和洪建财的女儿洪双飞因此相识、相知、相爱。一九九二年,洪建财的女儿洪双飞嫁给金门青年,成为一段佳话。至今,围头村已有一百三十位围头姑娘嫁到台湾地区。从昔日的海防前线,到今日的对台最前沿,围头见证了六十多年两岸关系的冷暖变化。如今的围头村,经历了战争的两岸民众,也更加珍惜和平。自二00七年以来,围头村围绕战地文化渔村为主题,创建国家级旅游景区,打造两岸交流先行先试村。一个只有二十户七十七个人的村庄,现在建起了围头新村,村里有常住居民五千多人。没事的时候,洪建财常常走到海边,凝视海峡,那时的他常常百感交集。 
 
  如今两岸一家亲,交往越来越平常,就连我们这个中部地区的县城,也迎来了台商,也有姑娘嫁到台湾。感慨之间,我坚信只要大陆和台湾共同强大,只要保持永续的文化传统,只要保持更好的兄弟般的沟通,余光中先生那心中的乡愁有一天会必会云散,凝望海峡,畅想伟大祖国,我的心空里驻着一片蔚蓝。(张祖华) 

鄂公网安备 42050202000161号